<u id="kb1uo"><address id="kb1uo"><meter id="kb1uo"></meter></address></u>
<b id="kb1uo"><address id="kb1uo"></address></b>

<u id="kb1uo"><small id="kb1uo"><meter id="kb1uo"></meter></small></u>
<b id="kb1uo"></b>

<b id="kb1uo"><small id="kb1uo"></small></b>
<tt id="kb1uo"></tt>

您好,歡迎訪問廣東省電池行業協會官網!

服務會員 政企橋梁

關注協會公眾平臺
了解最新行業動態

《廣東電池》2022年9月會刊

2022年上半年鋰礦企業凈利潤暴漲

時間:2023-05-06    來源:未知    作者:admin

鋰電產業鏈是國內產業投資熱度較高的賽道之一。自2021年新能源汽車銷量大爆發,熱是整個行業的關鍵詞。從上游鋰礦,中游正極材料、電解液、隔膜等,再到下游鋰電池廠商,熱點賽道不斷涌現,整個產業鏈都在高速“擴產”。
新能源汽車銷量持續高增長,鋰電池產業鏈受益匪淺。大趨勢下,鋰電產業鏈上半年有著怎樣的業績表現?哪些細分賽道異軍突起?從整體來看,上游鋰源無疑是大贏家,營收凈利潤雙雙高增長。下游鋰電池廠商營收增長也較可觀,但凈利潤增長稍顯遜色。


2022世界動力電池大會上,廣汽集團董事長曾慶洪笑稱,“動力電池占新能源汽車成本40%-60%,自己在給寧德時代打工”。寧德時代首席科學家吳凱則表示,公司2022年雖然還沒虧本,但是基本上在稍有盈利的邊緣掙扎。
那么問題就來了,車企說自己給電池廠商打工,寧德時代也說自己在盈利的邊緣掙扎,但是消費者買車都是真金白銀掏出去的,當下的電動汽車賣的可不比同級別的燃油車便宜,那么錢到底給誰掙去了呢?
接下來,我們通過對新能源鋰電池產業鏈上市企業的2022年中報分析,揭露到底誰在為誰打工?


上游:“咸魚大翻身”,鋰礦成大贏家
“咸魚大翻身”,可謂是上游鋰源廠商近一年來的真實寫照。2022年中報,天齊鋰業營收142.96億元,同比增長508.05%;凈利潤103.28億元,同比增長119倍,扣非后凈利潤同比增長479倍。
天齊鋰業中報相當靚麗,不過公司也經歷了漫長的低谷期。自2018年初至2020年底,碳酸鋰價格經歷了長達四年半的低谷期。2017年11月,電池級碳酸鋰價格一度錄得16.80萬元/噸的價格,此后價格一路走低,至2020年年底,價格跌至4萬元/噸。
而天齊鋰業,恰恰于2018年以35億美元價格收購SQM23.77%的股權。為此,天齊鋰業背上了沉重的債務,并尋求多方融資。2019年、2020年年報中,天齊鋰業資產負債率分別為80.88%、82.32%。

2021年開始,碳酸鋰價格持續回升,特別是2021年下半年,更是呈現指數級上漲。2021年6月,電池級碳酸鋰價格逼近9萬元/噸。2021年12月,價格越過20萬元/噸關口。春節期間,產業鏈中游爭相囤貨,電池級碳酸鋰價格再度暴漲,至2022年3月,直接突破50萬元/噸關口。此后電池級碳酸鋰價格持續維持在50萬元/噸高位。
伴隨著碳酸鋰價格上漲以及港股IPO,天齊鋰業負債狀況逐漸好轉。2021年年報中,其資產負債率降至58.90%,2022年中報又進一步降至45.55%。

碳酸鋰價格的暴漲,致使鋰電產業鏈利潤向上游轉移。鋰礦企業中報的普遍特征是,營收、凈利潤雙雙暴漲,而凈利潤增速更甚。贛鋒鋰業(SZ002460)營收同比增長255.38%,凈利潤同比增長412.02%。鹽湖股份(SZ000792)、盛新鋰能(SZ002240)、西藏礦業(SZ000762)、雅化集團(SZ002497)、永興材料(SZ002756)同樣如此,凈利潤增速高于營收增速。
相比鋰產業鏈,鈷產業鏈則顯得相對沉寂。鈷是三元正極材料(鎳鈷錳)原料,在三元電池高速發展時期,鈷的火熱程度比鋰更高。但隨著磷酸鐵鋰電池的崛起,資產市場對鈷產業鏈企業炒作熱情驟減。雖然三元電池也在高速增長,但風頭顯然不在這邊。
中報顯示,華友鈷業(SH603799)、寒銳鈷業(SZ300618)、洛陽鉬業(SH603993)營收同比增長117.00%、37.34%和63.95%;凈利潤同比增長53.60%、-14.21%和8.19%。2017年鋰電行情火熱之時,有“二鈷”、“二鋰”之稱,“二鋰”是指天齊鋰業、贛鋒鋰業,“二鈷”便是華友鈷業和寒銳鈷業。

如今,華友鈷業已與寒銳鈷業拉開差距。2022年上半年,華友鈷業營收310.18億元,寒銳鈷業營收27.93億元。華友鈷業營收為寒銳鈷業十倍。
洛陽鉬業則憑借位于剛果(金)TFM項目和KFM項目,在鈷資源領域異軍突起。不過,其中報中凈利潤增速僅為8.19%,或因上市公司一季度期貨套期保值出現大額負數影響。


中游:好風憑借力,磷酸鐵鋰正極快速崛起

好風憑借力。相比上游鋰礦企業,大部分中游鋰電材料企業凈利潤增速跟不上營收增速。但磷酸鐵鋰電池“風頭無兩”之際,磷酸鐵鋰正極材料企業也錄得較好業績表現。
磷酸鐵鋰正極龍頭企業當屬德方納米(SZ300769),2022年中報顯示,上市公司營收75.57億元,同比增長492.89%;凈利潤12.80億元,同比增長847.44%。
2021年以來,大量化工企業跨界磷酸鐵鋰正極,并規劃了規模龐大的產品,比如鈦白粉巨頭中核鈦白(SZ002145)、龍佰集團(SZ002601)。但從德方納米中報數據看,目前這些跨界廠商并未對其業務帶來沖擊。
促使德方納米業績大漲的,是磷酸鐵鋰正極“量價齊升”。根據中商產業研究院數據,2022年1-6月,磷酸鐵鋰電池累計產量123.21GWh,占總產量59.7%,累計同比增長226.8%。
價格方面,磷酸鐵鋰正極走勢與碳酸鋰類似。Wind數據顯示,2020年10月,德方納米磷酸鐵鋰正極價格一度跌至3.40萬元/噸,2021年年底漲至10萬元/噸,2022年2月價格攀升至14.10萬元/噸。
受磷酸鐵鋰正極漲價提振,德方納米毛利率也在提高。中報顯示,其毛利率為27.81%,同比增長6.15個百分點。
相比之下,三元正極上市公司雖然營收、凈利潤也在高速增長,但毛利率水平卻在下降。以三元正極兩大上市公司容百科技(SH688005)、當升科技(SZ300073)為代表,2021年中報中,容百科技、當升科技毛利率分別為14.40%、21.17%;2022年中報,兩家上市公司毛利率分別降至12.86%和17.75%。
對比磷酸鐵鋰正極龍頭和三元正極龍頭,前者受碳酸鋰漲價影響較小,毛利率水平仍在提高,而后者受碳酸鋰漲價影響較大,向下游傳導價格能力較弱,只能以自身毛利率水平下降來保持產品競爭力。
三元正極價格走勢也表明了這一點。Wind數據顯示,2020年底,三元811價格為17.55萬元/噸,至2022年2月,價格上漲至30萬元/噸左右。此間,碳酸鋰價格上漲超10倍,磷酸鐵鋰正極價格上漲超3倍,而三元811價格上漲甚至不到1倍。

負極材料方面,三大巨頭營收、凈利潤表現不一。杉杉股份營收增速為8.30%,凈利潤增速卻高達118.65%。這是因為杉杉股份剝離了正極材料業務,正極材料業務自2021年9月1日起不再并表。另外,由于負極材料頭部客戶加速放量,負極出貨量大幅上升。因此,杉杉股份在營收增速較低的背景下,錄得凈利潤高速增長。
璞泰來營收、凈利潤增速基本一致,分別為75.76%和80.13%。相比之下,貝特瑞營收增速為142.47%,凈利潤增速僅為25.67%?梢钥闯,貝特瑞凈利潤增速與營收增速差距明顯。

電解液領域,天賜材料營收達103.63億元,同比增長180.13%;凈利潤49.91億元,同比增長271.32%。新宙邦營收達49.91億元,同比增長95.22%;凈利潤10.04億元,同比增長129.75%。瑞泰新材營收33.49億元,同比增長88.41%;凈利潤4.98億元,同比增長191.93%。
電解液添加劑企業中,華盛鋰電營收5.13億元,同比增長35.93%;凈利潤2.01億元,同比增長66.83%。永太科技營收33.17億元,同比增長67.85%;凈利潤4.94億元,同比增長417.95%。

隔膜行業仍是恩捷股份、星源材質兩巨頭并立,這兩家上市公司在營收、凈利潤增速以及毛利率水平方面與同行其它上市公司拉開較大差距。恩捷股份營收達57.56億元,同比增長69.62%;凈利潤20.20億元,同比增長92.32%,其膜類產品毛利率達52.03%。星源材質營收達13.34億元,同比增長60.63%;凈利潤3.68億元,同比增長229.74%,其隔膜產品毛利率達47.01%。



下游:漲價承受者,誰為誰打工?

誰為誰打工?2022年上半年,鋰電產業鏈主線還是上游漲價向中下游傳導。2022年,新能源車整機廠可謂受夠了鋰電池的漲價,而鋰電池廠商更是有口難言,對上游碳酸鋰的漲價怨聲載道。
對于上游碳酸鋰十倍的漲幅,下游電池廠對整機廠的漲價是溫和的。寧德時代(SZ300750)董事長曾毓群就曾在2022年一季度電話會議中表示,公司并非沒有產業鏈話語權,而是希望能維護產業健康穩定,不會把價錢加死你(下游),然后賺一筆錢就跑,所以公司提價是很溫和的,是為新能源汽車產業做長期貢獻的想法。
在2022年7月,曾毓群再度表示:“我們鋰的回收率達到了90%以上”。曾毓群強調,目前已探明的鋰資源儲量可以生產160TWh的鋰電池。隨著鋰資源勘探工作的進行,或許會有更多的發現。電池不同于石油,石油用了后就沒有了,電池里面絕大部分材料都是可以循環利用。
“寧王”開撕,“鋰王”天齊鋰業也不甘示弱,其相關人士稱鋰回收理論上可以,在商業上還無法大規;厥赵倮,并認為寧德時代的鋰回收率“實驗室應該能做到,但是商業上還沒見過”。
從中報數據看,天齊鋰業凈利潤增速遠超營收增速。而寧德時代凈利潤增速卻大幅低于營收增速。2022年上半年,寧德時代營收1129.71億元,同比增長156.32%;凈利潤81.68億元,同比增長82.17%。
對比可知,寧德時代營收是天齊鋰業約8倍,但天齊鋰業上半年賺了103.28億元,凈利潤較寧德時代還多了約20億元。電池廠辛辛苦苦半年,很大程度上給上游鋰礦企業“打工”了。
鋰電池龍頭寧德時代尚且如此,其他廠商可想而知。孚能科技(SH688567)上半年營收增速495.48%,凈利潤仍是負值;億緯鋰能(SZ300014)營收增速127.54%,凈利潤反而在負增長。
對比毛利率水平,天齊鋰業、贛鋒鋰業分別為80.13%、60.46%,而寧德時代、國軒高科(SZ002074)、孚能科技、億緯鋰能毛利率分為為18.44%、13.85%、13.34%和14.64%。
未來鋰電產業鏈的利潤分配,大概還得看碳酸鋰價格走勢。

為您推薦
熱門推薦
相關資訊
咨詢
TOP
无码无卡高上清免费视频A级_99久久免费精品高清特色大片_亚洲综合欧美在线一区_国产一区二区三区喷潮
<u id="kb1uo"><address id="kb1uo"><meter id="kb1uo"></meter></address></u>
<b id="kb1uo"><address id="kb1uo"></address></b>

<u id="kb1uo"><small id="kb1uo"><meter id="kb1uo"></meter></small></u>
<b id="kb1uo"></b>

<b id="kb1uo"><small id="kb1uo"></small></b>
<tt id="kb1uo"></tt>